727

    在这关键时刻敬王爷居然中了风,他嘴眼歪斜,四肢抽搐,身子怪异地扭曲着。

    卫宜宁仔细察看了,确定他不是假装的,只好收起匕首,把外面的人叫了进来。

    众人也不知如何应对。

    太医院的太医们早已被杀红眼的教众杀了个干净,哪里还有人能给敬王爷诊脉看病呢?

    卫宜宁只得退了出来,打算到前头去,看看那个圣尊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前殿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此时的天色却越发暗了起来。明明是正午,却比黄昏时候还要昏暗。

    众人都有些纳罕,青衣教的人都迷信,觉得此时不见青天似乎不太吉利。

    紧接着天上竟然响起了雷声!

    要知道这可是冬天!

    “圣尊!这天降异象……”在车旁侍奉的刘总管忙隔着车帘问:“您说它该是应的什么?应当是祥瑞之兆吧?”

    圣尊车在车里没有说话,刘总管不敢造次,知道圣尊最讨厌别人不经允许偷窥他的尊容。

    这时咔嚓一声,头上又一个惊雷滚过,众人吓得都缩了缩脖子。

    卫宜宁趁机高喊道:“上天震怒,快跪下念诵奉天圣经啊!”

    原来青衣教信奉上天,全名是青衣奉天教,平时为了称呼方便就简称青衣教了。

    他们的教义里尊崇上天,认为万物皆归天管,天象预示着天神的喜怒。

    所以此时天阴响雷会使得他们万分恐慌,卫宜宁再这么一喊,他们就更这么认为了。

    虽然不是圣尊在发号施令,但却暗合了教众们的心,何况圣尊也没说不许,于是便开始有人跪下念经,越来越多的人纷纷跪倒。

    而天变得却越来越吓人,风声呼啸而起,携着尘砂,让人睁不开眼睛。

    伴随着这风,钟野带领的人马也从西面杀将过来,和从东面来的的东城屯军一起赶到了皇城。

    顿时杀声又起。

    青衣教众此时心里都怯了,仓皇应战,气势自然衰颓。又不知后面的官军还有多少,何况他们在宫里抢了不少财宝,可不想有命抢没命用,所以多生了逃跑的心思。

    钟野见了,故意在西北方漏了个口子,让他们逃。

    军心这东西一旦动摇,便会顷刻间成为一盘散沙。

    一旦有逃兵,就彻底乱了。人一旦想逃跑,就不会再恋战,青衣教的人四散如鸟兽。再加上圣尊一直不露面,使得那些人心里更加没底。

    拉着圣尊车驾的那几匹马受了惊,忍不住嘶叫起来,钟野赶过来,一棍将车辕打折,几匹马四散逃去,将车留在了原地。

    又有几队官兵到来,青衣教的人已经基本放弃抵抗了。

    一场叛乱,不到一天功夫就被剿灭,也算是个奇闻了。

    风渐渐小了,天也似乎晴朗了许多。

    众人最终把目光都投向了青衣教圣尊所坐的那辆车上,不确定里头是不是有人。

    最后还是钟野上前,用手中的铜棍挑起了车帘。

    车里的情形颇令人震惊,一个身着华服的枯瘦男子仰面靠在车后箱上,咽喉处被利器捅了老大一个血窟窿。

    血迹干涸发黑,表明人已死去多时。

    在他旁边,坐着两个一般大小的男孩子,一样穿着,一样发式,身上溅了不少血污,但依旧俊秀逼人。

    “宏安!应爵!”卫宜宁看清了车里的两个孩子,叫了一声奔上前去,把他们紧紧搂住。

    钟野也不禁湿了眼眶,谢天谢地,这两个孩子还活着。

    “你们两个有没有受伤?”卫宜宁顾不得问别的,先查看两人身上有没有伤。

    “不是我们的血。”卫宏安道:“应爵下手极干净利落。”

    “那就好,那就好。”卫宜宁说着把他们领到车下来:“车里那个就是青衣教的圣尊吗?”

    两个孩子点头。

    “宜宁,你和他们两个先找个干净地方坐坐,”钟野下马说道:“我带人清理一番再送你们回去。”

    “师父!”韦应爵见了钟野猛地扑上来,钟野抱起他笑道:“第一次杀人怕不怕?”

    韦应爵摇头。

    “钟公爷,我一直没见到郡主,”卫宜宁道:“你带人好好找一找。”

    “你放心吧!”钟野道:“我会亲自去找的。”

    宫里的人几乎都死了个干净,曾婉侍见大势已去也投了井。

    敬王爷被手下人丢在翠铭宫,等钟野找到他时,已经因为没有及时救治而死了。

    此时离京城最近的黄州刺史带兵进京,钟野便命他追剿青衣教余孽去了。

    京东的官军主要负责清理禁宫,钟野想起端王世子,便亲自带了一队人赶去废弃的园林。

    叫那些人在外头等着,他一个人走了进去。

    果然钱千镒还是被好好的捆着手脚放在树洞里,见钟野来了,露出一个十分委屈的眼神。

    钟野帮他解开绳子,说道:“世子恕罪,之前实在是不得已。”

    “我在这里都听到了厮杀声,”钱千镒道:“青衣教现在已经被剿灭了吗?皇上他们怎么样了?”

    “青衣教攻入了禁宫,死伤甚众。”钟野叹息道:“圣上为乱党所害,已然……驾崩了。”

    钱千镒听了忍不住伤痛,说道:“快带我过去,我要亲自为皇上装殓。”

    钟野于是带他去了皇城,尽管他们赶回来的时候已经清理了一部分死尸,可一眼望去还是触目惊心。

    尤其是钱千镒看到那些赴宴的大臣们的尸体的时候,更是不禁悚然而惊,向钟野说道:“老钟啊老钟,你真是救了我的命!”

    “是宜宁提醒我的,”钟野道:“还多亏您反身去折柳枝,否则我也晚了一步。”

    那根柳枝还在钱千镒手里,世子爷眼眶湿润道:“父王临终前说,要我在新年后看到第一枝泛青的柳枝将其折下,供在他的灵前。我今日是看到这柳枝才停下来的,否则此时只怕也成了奈何桥上的一缕冤魂了。”

    “那一定是王爷的在天之灵庇佑您,”钟野道:“也庇佑了大周的气数,冥冥中自有定数,非人力所能为之。”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a>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章节目录

画堂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画堂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