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叶飞向自己看来,谷幽兰微微一怔,说道:“叶飞你替我做决定吧!”

    谷幽兰此言一出,惊得一旁的章鹤岭将已经到了嘴里的茶差点吐了出来。勉强将茶水咽进肚子里后,他说道:“总镖头,又让这小子帮你做决定呀。”

    “是呐,”叶飞皱了一下眉头,“毕竟是你的仇人,我没法帮你做这个决定。总镖头,你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我就是没想好,所以才想让你帮我做决定。”

    “难道你不想替你父亲报仇了吗?”叶飞问道。

    谷幽兰点头,然后面露为难,“虽然我早就想将他千刀万剐,可得知当初的真相后,我又觉得他有些可怜。叶飞。”

    谷幽兰向叶飞抛去祈求的目光,“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你就替我做这个决定吧。”

    叶飞不置可否,而是想了想后问章鹤岭,“章道长,你不是会算命嘛,那你好好算算,这柳长青气数已尽否?”

    章鹤岭眯着眼睛对着叶飞怒目而视,叶飞哪里是要他算命,分明是将此难题抛给他。

    不过,他并没有推回去,而是掐着手指假装算了一阵,“此人帝星命格,气数难尽。”

    “既然还没尽,要不就留着他性命。反正他活着,也是生不如死。”叶飞看着谷幽兰道。

    谷幽兰捏紧了拳头,一阵后才松开了拳头,冲着叶飞点了点头。

    叶飞长舒一口气,说道:“那就这样决定了。”

    他并不想让柳长青死,在他看来,柳长青为人并不坏,而且能抛出成见传授迦叶武功,那是一件极其了不起的事情。

    柳长青心中有一番天地,只不过这翻天地,被乌云遮蔽隔开罢了。或许乌云散去的时候,便能豁然开朗。

    随后,谷幽兰陪同秦舒月到街上走去了,叶飞则和章鹤岭去了附近一家酒馆。

    喝了一大碗酒后,叶飞才问章鹤岭:“道长刚才说柳长青气数未尽,看来也是想让他活着。”

    章鹤岭点头,语重心长道:“在贫道看来,活着才是最大的苦难。”

    叶飞直摇头,“真没想到,道长心里竟如此悲观。道长的话,未能苟同,人生不短,苦难不长,总有苦尽甘来的时候。”

    章鹤岭扬起嘴角笑了笑,“年轻就是好。”

    叶飞没有再说什么。像他这曾死而复生的人,比任何人都有资格谈论生死。在他看来,活着便是最世上最好的事情;一个人若能好好活着,便是这世上最大的本事。

    沉默了一阵后,叶飞往章鹤岭碗里倒满了一碗酒,问道:“不知道长打算何时回武当?”

    章鹤岭笑了笑,“江南这地方好呀,可惜我来的不是时候,我打算到了三四月烟花盛开的时节再走。这段日子内,就赖着你混吃混喝了。”

    “好呀,”叶飞欣然答应,“正好来年一开春,我打算去趟汴京,还得烦请道长帮忙照看一下月儿还有幽兰姑娘。”

    章鹤岭轻哼了一声,有些恼怒道:“好好活着不好吗,为何要去汴京!”

    “我答应了神刀阁阁主杨拓,做人要言而有信。”叶飞笑着解释。

    “此前我对你说过的话可还记得?”

    “记得!”

    “那你确定不让我陪着你去?”章鹤岭又问。

    “确定,”叶飞又是一笑,“比起我自己,我更担心月儿。”

    “沈家那傻丫头呢?你打算带着她一起去京城?还是有了宠妾就不要正妻了?”

    “他们沈家有人,道长无需操心。”

    “谁?你那丈人沈玉?”

    “三老爷,沈卓!此人的剑一旦出鞘,那才是真正的一鸣惊人。”叶飞道。

    章鹤岭发出耐人寻味的笑,“臭小子,原来你早就看出来了。能攀上这样的娘家,你这小子真是赚了。”

    最终,在离开酒馆前,就在叶飞拿出酒钱的时候,章鹤岭突然说了一句:“杨依依那丫头气运不错,要不你也将她娶了?”

    “道长,我要是真这么做,就等着我家那位大娘子将我休了吧。你可别忘了,我是个入赘的!”

    回到沈行镖局,谷幽兰和秦舒月也才回来没一会。说了几句后,叶飞便带着秦舒月返回叶府,章鹤岭就留在杭州城中,有他在,叶飞便可不必担心谷幽兰的安危。

    在回叶府的途中,车厢内,秦舒月挽着叶飞的手臂,脑袋靠着叶飞的肩,眼睛微微闭着,看上去有些疲了。

    “来城里玩了一天,也该累了吧?”叶飞轻声问道。

    秦舒月眼睛突然睁大,眸子有些暗淡,“官人,我在想着幽兰。”

    “她怎么了?”

    “难道官人没有察觉到吗,幽兰姑娘似乎对你很是信任。”秦舒月问道。

    “他师父将她委托给我,她在这边又举目无亲,除了信任我还能信任谁?”叶飞反驳。

    秦舒月摇了摇头,“并非如此,同为女子,我能感觉到,她心里是有你的。就像当初在花间派,再见到大娘子时,我便瞧得出来,大娘子心里已经有你了。”

    “难得我们家月儿也有心思细腻的时候。”叶飞打趣说道。

    秦舒月抬起手,轻轻地掐着叶飞的手臂,“官儿再取笑小月,小月就不理官人了!”

    “哪里取笑你了,”叶飞小声嘀咕,然后偏头看着秦舒月迷离的双眼,“月儿这是吃醋了?”

    “月儿这么喜欢你,当然会吃醋。”

    叶飞伸出手,捏了一下秦舒月的鼻子,“幽兰谷娘心里是否有我,我不知道,也懒得知道;我只知道,此生能娶到月儿和大娘子,就心满意足了。”

    秦舒月闭上眼睛,笑了笑,好一阵后又道:“如果官人还想纳妾,小月倒不反对,只不过,官人心里要一直留有一个位置是小月的。不对,还有我们的孩子。”

    “月儿,我不会纳妾了!”叶飞握紧了她的手,想了想后又补充了一句,“应该吧。”

    话音一落,手臂又被狠狠地掐了一下。

    夜幕降临。

    泰山上,大雪停了,主峰的山道上已经堆满了厚厚的雪。

    大雪中,一个人左手提着一把刀,右手提着一颗脑袋缓缓下山。

    此人,便是柳长青,他手上的这颗脑袋,则是泰山派的掌门温凌峰,也就是马南山的父亲。

    在他身后,大殿前的广场上,是遍地的尸体,以及一块块被白雪啜饮的血迹。

    泰山派和北玄宫长达三代的恩怨,终于在他手上了结,而他的自我救赎之路,才刚开始。

    </br>

    </br>

章节目录

武林世家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最终浣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最终浣熊并收藏武林世家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