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城隍爷和师兄及两位道兄的帮助下,恶霸吴义峰终于伏了法,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呀。这个恶人最终接受了正义的判决,我想阎王一定也不会饶了他,让他的魂魄下十八层地狱的。至于梅姐一家在曲道长和周道长的超度下重新投胎做人了。而梅姐的那个村也恢复了以往的平静,那里的人们过上了平安的日子。

    端午佳节赛龙舟,棕子酒席在炕头儿。这是我们老家的说法,五月初五端午节,在我们家这儿也叫五月节。据说是纪念伟大人物屈原的,还有一个说法就是,家里的麦蒿可以避邪。不过,我们有这里的山离家较远,一般的人都去乡下去采。

    “老婆呀,再过几天就是端午节了,咱们去老姨家好看看好不好,说起我这老姨死得可冤了,到最后还没见过你这过门的媳妇儿呢。”我一边吃一边对着妻子调侃道:“顺便也去曲道兄他讨杯酒喝。”“去你的吧,就你那酒量呀,不得让曲道兄把你灌醉呀!”只见妻子说完白了我一眼。

    说起老姨家,我又十几年没去了。想起十几年前去的时候,老姨还健在,可惜一晃十几年,这些亲人一个挨着一个都逝去了。想到这里我就难受。唉,老姨自从去世后,我就去过一回,这十多年了也没给她老人家上坟了,也该去看看了。

    这天我和妻子来到了公路旁,等着去往老姨家的班车。“喂,周道兄呀,你在哪儿呀,给我打电话有啥事儿么?”我拿着电话笑着对周道长说道:“周道兄呀,最近可好吗?五月节快乐哟。”“我说贤弟呀,你就会这一套儿呀。”只见周道长在电话里不耐烦的说道:“我没事儿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么,今天我想找你到我家喝酒......”“喝酒?哎呀,老哥呀,真不巧呀!我正要出门呢,不过你若是跟我同去的话,我们可以去曲道兄那里喝酒呀!”“啥,你去曲道兄那里么?”只见周道长迟疑的问道:“去那哪里干嘛呀!”“哦,我是去姨家祭奠她,顺便路过,就去曲道兄那里讨点儿酒喝......”“那你等我一下,我也正好去的曲老哥讨点儿酒喝。”只见周道长启动摩托,向着我们而来。

    “哎呀,小隆呀,周贤弟呀,你们来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呀!”只见曲道长一脸陪笑的走出来迎接我们对着我笑着说道:“我说你们真是的,来了就来了,还带啥东西呀!”“这不有段时间没见了曲道兄了嘛,挺想念曲道兄的,我们哥俩拿东西不多,别嫌少哦。”我天生就有一张好嘴,只见曲道长笑着将我们迎进了屋。

    “嫂子呀,这些已经不少了,您就别炒菜了。”我一边看着外面忙活的女人一边对着她说道:“嫂子,快进屋一起吃吧。”我对着妻子使个眼色,只见妻子走出门外跟着这个女人忙活起来。

    “哎呀,沈贤弟呀,真不好意思,不知道你们来,我都没买菜。就这些,你们凑合着吃着吧......”正在我们说话间,只听天空中一声清脆的雷声响起。一道似手掌形的闪电划过天空,却引起了我们的主意。

    “呀,曲道兄,周道兄,这雷声好奇怪呀,是不是我恩师又在降妖了呀!”只见二位道兄坐在桌子前望着天空,一片茫然。只见空中落下了一条白蛇,被这雷击得几处伤,逃进院子不知去向。

    “天作孽不可为,人作孽不可活呀!”只见曲道兄看着天空,挼着胡须喃喃的说道:“看来又妖怪作祟了,天尊又怒了。”看着被雷劈伤的那条白蛇,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痛。泪水不觉流了下来。

    “老姨一晃你都去世十几年了,想十几年前,您依然健在,只因那恶人害了您的闺女,我的表妹蓉蓉才让您伤心离去的.......”说着想起了表妹和老姨那些伤心的往事,我便噎哽的哭了几声。

    “不过,现在那个恶人已经被法律制裁,下去给你们陪罪去了。我想您应该看到那个恶人下地狱了吧。”我一边说着一边泪水流了下来,老姨的家人都没了,自从我忙开灵异事件没来及去给她老人家上坟,现在老姨坟那惨样儿,让我看到,就会泪流不止。

    老姨的坟埋在了山跟前,她的坟是师兄帮着找的阴穴。虽然是个好地方,可是家里一个人都没了呀。只见她的坟上长满了枯草,而坟头上早就没了压坟纸。坟的前面用石头搭的烧纸的门早就塌掉了,坟上还出几个大窟窿。

    唉,人要是没了后代,那就是啥也不是,不要说有人服侍了,就是连个上坟烧纸的都没有。看着老姨和蓉蓉表妹的坟前,一张纸都没有,我想她们娘俩在那头儿也不好过呀!想到这里我便拿起了锹,铲起了边上的黄土将老姨和表妹蓉蓉坟上的窟窿堵上。

    “老姨呀,时隔十几年过去了,一晃真快呀。由于我最近太忙,没时间来看您,您可别怪我呀。”我一边烧着纸一边哭着说道:“您在那边一边缺钱了吧,您外甥我给你送点钱儿,可别嫌少呀!”我一边哭着念叨着一边在老姨和表妹的坟烧起纸来。

    “老公,你的一片孝心 老姨她人家在那边看到了,你要注意身体,节哀顺变呀!”妻子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人,这个我是知道的,只见妻子见到我的伤心哭了起来跪在老姨的坟前说道:“老姨呀,我是小隆的继贤,也就是他的第二个妻子,我听他讲过你的事情,只为你的命运感叹,老姨呀,你在那边好好生活吧,希望你能在天上看到我们一片孝心......”妻子的话没说完,听得一声苍老的声音,而这声音与活着的老姨十分像。

    “救命呀,谁能救救我!”咦?这女人的声音怎么与老姨的声音相像?莫非是老姨复活,还是有与她声音一样的人?听到这个声音我迷茫的望着妻子。

    “你看我干嘛呀,又不是我叫出来的!”只见妻子一脸不耐烦的对我说道:“有人喊救命了还不快去救人!”唉,谁让我们从事这个行业,听到妻子的话,我便向着求救的声音而去。

    喊救命的人,约有六十左右岁。她的头发半黑半白的,脸上苍白出现了不少褶子。只见她的腿上和腰上和后背出现了几道伤口,白色的衣服血淋淋的让我心疼。

    “阿姨呀,你这是咋整的呀!怎么全身都是伤呀!”我看着这个老人轻声的问道:“这五月节的你上山来干嘛呀!”只见老人趴在地上哭了几声,流了下了泪水。

    “唉,谁若是有点钱也不会到这山上来挖山货呀!”她的声音和长相怎么和去世多年的老姨一样呀,莫非她是妖怪变成老姨模样来迷惑我们的?我站在她面前仔细思索着。

    “阿姨呀,您的儿子和女儿就不管你么?”只见妻子站在她的面前打量了一番的问道:“您这么大岁数到山上来,摔坏了咋不给他们打个电话呀!他们知道该多伤心呀。”“唉闺女呀,你可真是个好人呀,我闺女她......”只见这个老人说着便哭了起来。

    这个女人和老姨长得一样儿,而她去山上挖山货,怎么不见镐呢?这个问题让我怀疑。我看着她轻声的问道:“阿姨,你的闺女怎么了?”她哭着说道:“唉,十年了,我女儿自从出去也没有音讯,我那老头子一病不起见了阎王,现在就剩下我自己了。我的命好苦呀.....”唉,太惨了。听到她的话,想起了老姨的往事,我的泪水瞬间流了下来。

    “我本想挖点山货攒点儿钱,再去打听闺女的下落,可谁知天不随人愿呀,我一不小心从上面摔了下来......”她的话没说完便哭了起来。

    “阿姨,您别伤心了,这样吧。我们先送你回家,然后找个医院给您包扎上......”我的话没说完,只见她看着哭中带笑的说道:“小伙子,好人呐,你一定会有好报的。可我的腿......”呀!她的伤怎么特别像昨天被雷劈的那条蛇呀,我看着她心里不觉一慌。

    唉,谁让我是善良人呢,虽然你犯了天条,但也不该你死在于此,就算我出一片善心吧。想到这里我抬头儿看着妻子,只见妻从从怀里拿出了一条白色布条,轻轻的放在她腿上。我们细心的为她包扎。

    她的面目好慈祥呀,不像是妖呀,而在此时我眼前的这个老人像是一个慈祥的老婆婆,莫非她是上天指引我修道的神仙么?我一边细心的给她包扎,一边对看着她那慈祥的面孔。

    “小伙子,有句话说得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是个好人,你的大恩,我会记得。”听到老人的话,我呵呵的笑了两声,不知说什么才好,只是随着她点了点两下头儿。只听见她对着我呵呵的笑了两声,这声音怎么那么熟呀,好像是在哪听过似的。我抬着头看她,只见她坐在我面前,温和的看着我。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a>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章节目录

前生今世共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甄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甄隆并收藏前生今世共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