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秋风心想世上哪有什么鬼魂,即便真有恶鬼,却也不如恶人更加歹毒。是以他摇了摇头,对慕容丹砚说道:“佛家说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咱们光明磊落,即便有恶鬼拦路,也必将化为齑粉!慕容姑娘,你在此稍候,我到前面瞧瞧去。”

    慕容丹砚吓了一跳,身子一抖,险些将左手举着的火折子掉落到地上。只听她颤声说道:“厉大哥,不要……”

    厉秋风不等她说完,右手拔出长刀,左手举着火折子,已自一步一步向前走去。此时他全身如同一张拉紧的强弓,内力贯注于四肢百骸,每走一步,身边的野草被他身子散发出的内力激动,竟然向左右缓缓倒下。长刀拖过之处,野草荆棘悄无声息地断落到地上。

    从二人站立的位置,到巨大黑影蹲伏之处,不过十几步远。可是厉秋风一步一步走了过去,却如同走了一个多时辰。待他到了黑影近前,这才将火折子高高举起,定睛向前望去,不禁大惊失色。

    只见他面前数尺之处,竟然立着一堵通体黑色的高墙。借着火折子的光亮,这堵高墙如同钢铁浇铸一般,耸立于厉秋风眼前。他与慕容丹砚一路走来,遍地都是野草荆棘。可是高墙前三尺之地,竟然一根野草也没有,露出了黑色的地面。厉秋风抬头向空中望去,黑墙高不见顶,似乎已与黑色的夜空融为一体,如同顶天立地的一道屏障,挡在厉秋风面前。

    厉秋风抬头看着黑墙,心下震骇之极。过了半晌,他又向左右张望了一番,心下暗想,怪不得自己和慕容丹砚方才惊骇莫名,原来这堵黑墙如此高大,又向左右两侧延伸了出去,黑暗之中看得不太清楚,只是影影绰绰感觉有一个庞然大物蹲伏在面前。向左右两侧延伸的墙体,如同两只巨大的手臂,正要向两人钳制过去。

    厉秋风呆立半晌,心下惊疑不定,暗想什么人能有如此本领,竟然在这里建造了如此高大的一堵黑墙?东辽县是边僻之地,城内城外的百姓加在一起不过数万人罢了。柳生一族就算将全城百姓赶到这里,也无法建造出这样高大的墙壁。而且此地并非关隘,柳生宗岩在此建造高墙,又有何用?

    厉秋风正自思忖之时,忽听得身后脚步声响,他转头望去,却是慕容丹砚举着火折子走了过来。原来她留在原地,见厉秋风走出十几步后,突然伫立不动,半晌也没有说话。她心下惊疑不定,生怕厉秋风被敌人暗算,便即快步走了过来。待她走到厉秋风身边,看到面前这堵黑色的高墙,登时吓得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

    厉秋风看了片刻,口中说道:“这堵黑墙如此高大,恐怕不是人力所为。”

    慕容丹砚颤声说道:“难道是鬼神建造出来的不成?”

    厉秋风摇了摇头道:“鬼神之说,终属渺茫。不过这里不是险关要隘,柳生宗岩又不是傻子,何必要耗费心血建造如此高墙?”

    慕容丹砚左手举起火折子,抬头向空中望去。只见黑墙高不见顶,似乎直插入到夜空中去。她心下惊愕之极,不由自主地向前走了两步,距离黑墙已不过半尺。她呆立片刻,右手将长剑插入剑鞘之中,伸手便要向黑墙摸去。

    厉秋风心下一惊,急忙抢上前去拦住了慕容丹砚,口中说道:“慕容姑娘小心!这黑墙碰不得!”

    慕容丹砚吓了一跳,正想说话,却被厉秋风拉住她的左臂,向后退了两步。厉秋风用火折子照向地面,沉声说道:“咱们一路走来,到处都是野草和荆棘,可是距离黑墙三尺之处,却是一根野草都没有。若不是黑墙有古怪,地面怎么会如此干净?”

    慕容丹砚颤声说道:“你是说黑墙被人涂了毒药?”

    厉秋风摇了摇头,口中说道:“是不是涂了毒药,眼下还不好说。不过还是先不要碰它为好,以免遭到柳生一族的毒手。”

    慕容丹砚惊魂稍定,仔细看了看地面,又抬头望向黑墙。她呆立片刻,右手反手拔出长剑,便向黑墙上轻轻刺去。待到剑尖与黑墙触碰之时,她并未感觉长剑受到太大的阻力,剑身已然刺入黑墙。

    慕容丹砚心下一凛,转头对厉秋风道:“厉大哥,这堵黑墙软绵绵的,好像不是石头垒成。”

    厉秋风方才见慕容丹砚拔剑刺向黑墙,知道她是想试试墙体是否坚硬,是以并未阻拦。待到慕容丹砚手中的长剑刺入墙中,厉秋风也是心下大惊,暗想黑墙看上去仿佛用黑铁铸成一般,就算慕容丹砚手中所持的是一柄锋利无匹的宝剑,却也无法如此轻易便刺入铁墙之中。

    慕容丹砚说完之后,将长剑又向前递了数寸,剑身已嵌入黑墙半尺,并未遇到丝毫阻碍。

    厉秋风苦思不得其解,正自惊疑之时,慕容丹砚已然将长剑拔了出来。火折子光照之下,只见陷入墙内的数寸剑身已然变成了黑色,而且一道道极细的黑线自剑尖处缓缓流动,沿着剑身和血槽,直向剑柄处覆盖过去。

    厉秋风心下一凛,急忙对慕容丹砚说道:“慕容姑娘小心!快将剑尖朝下,不可沾染剑身上的黑线。”

    慕容丹砚一惊,急忙将长剑斜斜指向地面。只见原本流向剑柄的一条条黑线登时倒转,又向剑尖移动过去。

    厉秋风俯下身子,先将长刀插在地上,随后将火折子凑近慕容丹砚手中的长剑。只见黑线倒流至剑尖处,逐渐凝结成黑色水珠,一滴一滴地滴落到地上。

    厉秋风看了半晌,抬头对慕容丹砚说道:“慕容姑娘,我记得你以银针为暗器,不晓得身上是否还留着几枚?”

    慕容丹砚点了点头,将左手的火折子放在地上,随后从腰间的一个小小的鹿皮囊中摸出一枚银针,递给厉秋风,这才将火折子拾了起来。

    厉秋风小心翼翼地将银针刺到长剑剑尖处,待到他将银针收回,放在火折子近处仔细观看,却见银针顶端已然变黑。厉秋风心下一凛,急忙将银针伸入火折子的火焰之中,转头对慕容丹砚说道:“墙内有毒!姑娘千万不要碰到剑身上的毒液!”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a>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章节目录

一刀倾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安喜县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喜县尉并收藏一刀倾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