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洒满月光的晚上。

    月光如银子,无处不可照及。

    夜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织成一张柔软的大网,把所有的一切都笼罩在里面。

    夏夜的微风是凉爽的,是轻柔的,是浪漫的,也是空幻神秘的。

    袁清风靠近纱窗坐着,坐在那大大的办公桌前。

    办公桌上,除了一台台式苹果电脑以外,还有一盏特别高级的台灯。台灯的下面,摆着笔筒、文具、稿纸、字典、信件、茶杯等一些杂物。

    这些杂物,都井井有条的摆着,一点都没有凌乱的感觉。

    书房内很静谧,晚风正轻扣着白色的窗纱,发出如歌如诉的轻响,使人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现在,电脑打开着,袁清风正深倚在那高背的转椅中,他轻轻地转动着椅子,若有所思的打着字,还时不时的发出笑声。

    他正在和冷月愉快的交流着,正和她在网络上海阔天空,谈天说地呢……

    他和冷月在网络上的‘约会’是秘密进行的,是除了他们自己心知肚明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的。但,他的反常的行为,还是引起了母亲袁静相当大的注意。

    以前的清风,是不经常上网的。偶尔的上网,也都是工作需要,或查一些资料而已。现在呢,一有时间,他就呆在书房里,特别到了晚上,有时一两点钟,还能听到书房里传来的傻笑声。有几次,袁静都借故给清风送宵夜,去书房一探究竟,可每次都被袁清风挡了回去。

    “妈咪!我不是小孩子了,我能安排好自己的生活,您休息吧,不用太操心我的事儿!”

    听清风这样说,袁静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是神情不悦的,悻悻然的退出书房。

    “老公——”

    袁静回到自己的卧房后,看到床上的袁博,她好委屈。

    “老公啊!咱们的儿子大了,已经不在需要我这个母亲了。”

    “一定是你太唠叨,常常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袁博笑笑说:“前些日子,你们母子不是进行了一场莫名其妙的的生死之战吗?这才消停几天呀,儿子也刚刚有了笑模样,你就去烦他!”

    “公平点吧,老公!”

    袁静垂下了眼睑,有种微微受伤的表情。

    “不是我说你,你也有份啊,我们都是太关心他哩!”

    “关心他?”

    袁博斜靠在床头的靠枕上,望着整理床铺的夫人,他微笑不语。

    “说话呀!”袁静抬头看他。“怎么没了下文呢?”

    “这些天的天气真好哇!”袁博转移了话题。“今天晚上的星光也好,微风也好,空气也好,心情也好……而这么美好的晚上,碰个钉子也没什么的……”他小声的嘟囔着。

    “我希望你掐头去尾说重点!”袁静望着袁博,停下了手中的活儿。“你到底是几个意思呢?”她问。

    “好吧,这可是你叫我说的耶!”袁博扬起了眉毛,满脸的一本正经。“你的这种关心呢,换做是我,也会变成无形的压力和负担。还是少‘关心’为妙,顺其自然吧。”

    “好吧。”

    袁静想了想,赞同的点了点头。

    “以后我会少管他的闲事儿,不过……清风的女朋友,我们还是要为他把关的!这不但关系到我们袁家的声望,也关系到下一代!反正,那个歌女肯定是不行的。”

    “哎呦,我的老婆大人耶!”

    袁博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不许再唠叨儿子啦!”他半是吓唬半是玩笑的说:“他可是个‘牛脾气’,发起脾气来,不好收拾啊!”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做事儿来,自有分寸的。”

    “大言不惭!大言不惭啊!”袁博失笑:“哪一次不是你惹了儿子,最后我来替你收拾摊子!”

    “什么?“

    袁静身子一扭,装出一副生气的摸样。

    “你好没良心那!也不想想当初你是怎么追上我的!再说,儿子可是我们两个人的。怎么?收拾乱摊子你不高兴?”

    袁博知道夫人的性子,永远像个叛逆的小女生一样,又倔强脾气又大。所以,以和为贵的他,赶紧的下床哈腰鞠躬。

    “高兴,高兴,我高兴啊,夫人!你给我生了一个这么优秀的儿子,你是我们袁家的大功臣!我的夫人,老公向你赔礼了。”

    “哼!谄媚。”

    袁静把头一偏。

    “哎呦,亲爱的,我的好夫人耶……快点,快点上床啦!”袁博去拉袁静的手,又去亲她的面颊。

    袁静却将头一偏,轻轻的躲开了他的唇。

    “哎!好人难做……不过呢,夫人,我以人格担保!以后绝不会新人入洞房,就把你这个媒人丢过墙的!”

    “什么媒人?”

    袁静不解的望着他。

    “不不!你看我,都说些什么呀!” 袁博憨笑着。“我是说,我们是自由恋爱,我们就是自己的媒人。不会入了洞房,就忘了我们当初是怎么好上的。夫人嫁给我,给了我一生的爱,我是不会忘的。假如我们一言不和的吵起来,或误会,你这个做‘领导’的,该批评就批评!一定不要让我‘犯错误’喔!”

    “搞了这么半天,对我这么客气,原来是冲着我还有利用价值啊!想当个‘清官’,永不犯错?”

    袁静恣意的笑着,活像要整人似的。

    “自家的媳妇怎么和老公计较?”

    袁博一把拉住夫人,将她强行的拉到床上。

    “扮小媳妇的苦脸给老公看,看我今天怎么整治你!”

    话音刚落,他就将她的双手牢牢的握住,使得她动弹不得。随后,他的唇就在她的脸上滑过数次。

    “亲爱的……你疯了吗?”

    袁静挣脱着,用力的推拒着他,但却无济于事。

    “还说……”

    袁博伸出双手捧住了她的脸,强行吻住了她的唇。

    “好了……好了……我投降!我服了……行不行?我还没说完儿子的事呢!”

    “还委屈吗?”

    袁博放开了她。

    “好啦……委屈一些些啦……”

    袁静娇羞的笑了,她将头靠在袁博的肩膀上,然后说:

    “知道吗?我又一次发现儿子和以往不同啊!他这次,看起来非常认真,非常投入,又非常紧张!想想看,什么样的女孩子能叫他这样呢?他甚至去书房之前,居然会刮胡子,洗头,洗澡,换衣服,先忙上半个小时,这是破天荒从没有过的事儿。”

    “真的?

    袁博的眼睛亮了。

    “我说呢,最近这小子怎么总是神出鬼没的。呵呵,终于有个女孩,让袁家这个‘骄傲‘陷进去啦——而且,还陷的相当深呢!”袁博高兴地说。

    “可是,我担心呐。”

    袁静却满脸的忧愁。

    “担心清风可能和那个歌女联系上。而且,也有可能是网恋。你没见他三更半夜的还在聊,还一直在傻笑吗,太不靠谱了!”

    两个人正聊到这儿,厨房却传来清风的歌声:

    “不知道为什么心跳得这么厉害,

    只要是想到她,就忍不住心动,

    我的心蠢蠢欲动,

    难道我是在单相思么?”

    “哎呀!”袁夫人苦笑的看著袁博。“听到了吗,你儿子在单相思呢。”

    袁博却哈哈大笑。

    “单相思好!单相思好哇!”

    “为什么?”

    “单相思不会出‘碰撞’事故哇!”

    “爸妈——要不要喝咖啡?”袁清风在厨房里喊着。

    “不用啦——”袁博也大声的回答。“我们已经睡下了。”

    “好勒!”清风轻快的声音传来。“两个人坐着看着闪烁的星星。”他继续唱着。

    “他到底怎么啦?”

    袁静唇边的笑容消失了。

    “感觉这么不对劲呢?!”她摇了摇头。“感觉怪怪的呀?”她说。

    “我儿子唱歌真好听啊!” 袁博却笑着,一脸的得意。“什么?”他侧耳倾听:“两个人坐着,看着闪烁的星星?嗬嗬!好美好美喔!”

    “我好像在单相思呦……单相思……”清风的歌声不断的传来。

    “哎呦,真是奇怪呀……”袁博做深思状。

    他脸上有种又好奇、又同情、又怜惜的表情。

    “深受打击的、我可怜的儿子,大晚上的就在单相思呦,他可能心情很糟吧?”袁博望着夫人问。。

    “什么心情很糟?” 袁静直率的说:“我看是心情好得很!半夜三更的一直在傻笑,心情怎么会很糟?”

    “呀!三十而立的家伙,却像个孤魂野鬼似的,心情怎么能好?”

    袁博边叹气边摇头。

    “只能是大晚上的在家里不断地唱歌呀!”他说:“就算我儿子是多情的梁山伯,那也要有机会碰到那个英台小姐呀,那样,我们的儿子才能和英台小姐私奔呀,唉唉……”

    袁博叹着气,斜昵了夫人一眼。

    “看来,真的该找一个好的对象,让他结婚了。”

    “是呀……”袁静也在叹气。“真愁人啊……”

    “愁什么呀?”袁博转过头,看夫人,大笑起来。“老天爷会眷顾我们儿子的!放心好了!我相信儿子是有眼光的,一定会碰到一个好女孩!有时间呢,我找他谈谈。”

    “好吧。”

    袁静闭上了眼睛。

    “我困啦。”

    她喃喃低语。

    她把手放在袁博的胸脯上,依偎着她的老公,暖暖的睡去了。

    而袁博呢,看着夫人风韵犹在的面庞,他微笑着,满足着,也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a>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章节目录

失火的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张叶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叶红并收藏失火的爱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