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的夜很快过去。

    这日清晨,天还蒙蒙亮,“吱呀”声响,一间客栈的房门被打开,一名神色冷峻的男子推门而出,出了客栈后,他环顾四周,随后看准一个方向行去。

    这名男子,就是以脱胎换骨术易容后的苏恒。

    借助大长老开辟的空间通道,他没费多少工夫便抵达卧仙岭。虽然心忧青儿,但他也没有失去分寸、傻乎乎地上九霄阁要人,而是选择潜伏下来,先摸清卧仙岭的形势。

    在他的预想中,决胜日开启前,除了日子过得比较煎熬外,青儿应该不会出什么事。而他想接走青儿,最好的办法就是击败所有竞争对手,让九霄阁无话可说!

    这两天时间,他大体摸清了此地的形势,看着日渐热闹的卧仙岭,苏恒神色愈发凝重。九霄阁天女,就像是一罐洒落的蜂蜜,引得无数觊觎者云集而至。

    “这次的对手,恐怕不会弱于天凰神界里的至尊榜高手,看来又将是一场恶战了。”

    苏恒暗想,虽然心中无惧,却也没有狂妄到目中无人的地步,此次再想如神诀之争一般独占鳌头,实为不易。但他没有后路,为了青儿,他义无反顾。

    苏恒沉默不语,也没有和谁搭讪,独自一人走在繁华的街道上。一路上,他能感觉到几股晦涩强大的气息正与他朝同一个方向而去,显然,这些人十有八九都是冲着青儿来的。

    而他们的目的地都一样,是城中一座有名的酒楼。

    九天揽月!

    九天揽月楼,是这座城池、甚至于整个卧仙岭中存在时间最久、最负盛名的一座酒楼,且是直接隶属于九霄阁名下。据闻,此楼的主人,就是九霄阁中某个位高权重的长老。

    每隔三日,都会有九霄阁仙修在此楼内为众多远赴而来的年轻高手讲解“游戏”规则,以此筛掉绝大多数的人。最后能参与八月十五决胜之战的,几乎十不存一!

    错过这次,他就要再等上三天了。

    九天揽月楼名声在外,生意兴隆,即便是一大清早,来来往往也有许多人。看到古意盎然的酒楼,苏恒没有犹豫,信步而入。

    刚进酒楼,就有一名店小二迎上前来,打量了苏恒几眼,也没有询问什么,便将他引到三楼。

    苏恒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有些惊讶。这店小二看他时,眼神熠熠生辉,似乎是在“看人”!

    简单来说,就是以眼力判断某个客人是什么等级的角色。

    店小二修为不高,不过半步散仙,但这份眼力却绝非寻常,多半是修炼了某种秘术。

    苏恒清楚,这应该是九霄阁的安排。他虽然变换了样貌,但自认表露出的气息还是处于上等级别,不至于被人轻视。

    很快,两人一前一后来至三楼,看清眼前的景象后,苏恒不由一愣,旋即又恢复常态,坦然向一个靠窗的座位走去。

    店小二则径直转身下楼。

    第三层空间宽敞,以一桌四椅的形式排列着,跟世俗中的客

    栈并无两样。而这会儿,每张桌子三三两两总共围坐了十余人,也没怎么说话,但在苏恒上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纷纷投来,直到他拣了个位置坐下。

    苏恒落座后,心绪有些波动。那些人看他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像是被野兽盯上了似的,甚至能从空气中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很显然,这些人对他抱有强烈的敌意。

    不止如此,他们两两之间也是各怀鬼胎,看向别人的眼神充满戒备。

    苏恒恍然大悟,原来店小二是把他们这些有资格、并有志于九霄阁天女的修士都领至此处,好等九霄阁仙修来临,为他们讲解规则。

    原来,这个规则仅限于参与的人知道,怪不得他怎么打听都打听不出来。

    唯一让苏恒想不通的是,若有哪位真正的高手过于低调,隐藏得太深,以至于让店小二看走了眼,没有将之领到这儿来,那岂不是太过冤枉?抑或九霄阁另有后手?

    思量之际,瞧见店小二又带着一名修士上了楼,这顿时印证了苏恒的猜想。

    这名修士身材偏矮,身上却穿着一件宽大的衣袍,黑袍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下面,不成比例的着装让他看起来有些滑稽。不过,里头的人似乎比较胖,硬是靠自己臃肿的体型将衣服撑了起来,让人忍俊不禁。

    黑袍中露出一对眼睛,目光扫过四周,呵呵一乐,笑声略显猥琐,随后向苏恒这边而来,一屁股坐在苏恒邻桌。

    不知为何,苏恒突然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人,可又想不起来。

    他的眼角余光不着痕迹地向旁边扫了一眼,却见黑袍人竟在大大咧咧地左顾右盼,有时候还会将目光停留在某人身上好几个呼吸,丝毫没有忌讳。

    这般肆无忌惮的欠揍行为,当即惹得许多人皱眉,厌恶地瞪了回来。可黑袍人却装傻充愣,反而笑嘻嘻地朝对方点头致意,堪称奇葩。

    所幸并未因此惹得众人大打出手。

    约莫一个时辰的等待后,这里的修士达到三十余人,且都是男修。众人神态各异,彼此敌对。

    终于,楼梯口脚步声再响,这次上来的不是店小二,而是个羽扇纶巾的中年道人。

    众人只看了他一眼,几乎就能断定,他们要等的人来了。

    中年道人环顾众人,满意地点点头,笑道:“欢迎各位来到卧仙岭,若我所料不错的话,各位都是为我九霄阁天女征婚一事而来的吧?”

    众人颔首,一名修士淡淡问道:“你是九霄阁的人?”

    “是的。”中年道人面容和善。

    问询之人修为远逊于他,语气却没有丝毫敬畏,完全是平视之,对此,中年道人也不生气。他知道,这些人多数出身不凡,而且天赋异禀,性格桀骜点很正常,若是计较,反而不美,索性就大度一点,“本人罗峰,特来为各位讲明规则。”

    “决胜之战前,要筛掉大部分竞争者,这个规矩我们知道。至于如何筛选,规则怎样,道友不妨直说。”一人开门见山,引来许多人点头附和。

    “好,既然各位都这么快人快语,那我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将规则说与诸位听了。”

    罗峰笑了笑,对众人的反应毫不意外,右手一翻,掌心多出了数十块玉牌,抖手一扔,玉牌化作一道道流光,精准地飞向在场的众多修士。

    众人纷纷接住,苏恒也抓住一块,仔细一瞧,玉牌上雕刻着一团团绚丽的彩云,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用神念探测,也没有发现什么。

    其他人同样如此,疑惑的眼神望向罗峰。

    罗峰神色如常,“各位,现在你们每个人手里都有一块灵玉。每块灵玉看似相同,实则不然,其中的某块或某几块里,被我教高手以大神通植入了一座小型法阵。”

    “此番的规则很简单,在八月十五决胜之日到来时,谁手中的玉牌里有法阵存在,就会冲射出一道特殊的光束。届时,那人便有了参与决胜之战的资格,手中玉牌不能发出那种光束的人,则会被淘汰。”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变色,有人直接拍案而起,质问道:“这算什么规则?!比拼运气吗?九霄阁莫不是在耍我们?!”

    “就是!难道九霄阁天女征婚,就是要找一个运气好的废物当如意郎君吗?”

    场面一度喧哗,有人气愤,有人沉默,也有人若有所思。

    罗峰不愠不怒,始终笑吟吟地看着众人,等他们发泄完了,才安抚道:“各位稍安勿躁,或许是我没说清楚,才让诸位误会了,还请静听我一言。”

    众人这才不语。

    “各位说这是在比拼运气,其实不尽然。有一点诸位或许忘了,你们手中都有一块玉牌,但这却不代表你们最终也只能拥有一块玉牌!”

    果然!

    苏恒心中暗叫一声,他知道九霄阁打的是什么算盘了。

    只见罗峰继续说道:“从各位离开此楼开始,到八月十五结束,这中间的时间里,诸位大可凭本事从其他人手中抢夺玉牌。假设一块玉牌里有小型法阵的几率只有三成,当你拥有两块玉牌后,你过关的几率不就变大了吗?”

    众人猛然瞪大了眼睛。

    “当你拥有十块、二十块、五十块甚至更多的时候,这概率就会无限扩大,只要你手中的玉牌足够多,恐怕想不过关都难吧?”罗峰呵呵笑着,但在苏恒眼里,却充满阴险的味道,“现在,各位还觉得这是在比拼运气吗?”

    众人尽皆沉默,突然有人叫道:“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说,即使你手里有一百块玉牌,也可能其中的每一块都没有被植入法阵?”

    罗峰颔首,“这点我承认,即便你的过关几率再高,也不可能万无一失。而这时候,就真要看各位的运气了。”

    话锋一转,他莫名一笑,“可若真有谁得了这么多玉牌却仍无法过关的话,那只能说你命不好,老天都不帮你,这种没有福泽之人,不要也罢。嘿嘿,对此,诸位还有什么异议吗?”

    看着罗峰脸上的和煦笑容,众人心底阵阵发寒。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a>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章节目录

天衍乱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伏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伏蝉并收藏天衍乱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