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明山,薛氏庄园湖畔。

    不知何来的狂风漫卷,人工湖中涟漪扩散,无数鱼虾疯了也似的跳动着。

    “嗯?这是?”

    驻足良久,怔怔失神的苏杰见到这一幕不由的心头突然一震。

    嗡~

    但不等他思量,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反手掏出震动的手机,只见手机屏幕居然自动弹出了一个视频来。

    这视频居然直接跳过了解锁,播放起来!

    怒吼,

    狂风龙卷,

    接天海啸,

    那被狂风吹到天上的鲸鱼,

    大如山岳的巨门,

    探出半个的狰狞蛇头,以及那一口如同吹散了整个大气层的腥风!

    视频无声,最后也没有只言片语。

    却让苏杰看的遍体生寒,哪怕是隔着视频观看,他都能感受到自那巨蛇身上泛起的无尽冷戾。

    他不认识那巨蛇,却认得出那山岳也似的巨门,以及横插其上的那一口神剑。

    “这头蛇......”

    苏杰蓦然抬头,这才发现,曾经那一方如月高悬,绽放幽幽蓝光的巨门,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

    他正自心头发凉之时,薛氏庄园之中已经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惊叫之声。

    所有的人,全都被惊动了。

    全世界范围之内,但凡是上过网的,就没有认不出那一门一剑的,此时视频以种种方式弹出,引起的惊动,当然不止是薛氏庄园。

    宝岛,

    大陆,

    魔都,玄京,邢城,金鹰国,扶桑国,日不落国,大利国......全球多国,所有看到这视频的刹那,全都扬天望去。

    西半球上大日高悬,天上狂风漫卷白云,东半球一片夜幕之中,半轮弯月挂着,如水月华之下,浇了所有人一个透心凉。

    那一扇门,竟然不见了!

    那么,这个视频,竟然是真的?!!

    全球震动,哗然!

    轰!

    太平洋上,巨浪拍空,海天似乎在此时融合,让人分不清是天河倒流还是重样立起。

    但这宛如世界末日的一幕,却让全世界所有看到的人,失声,倒吸一口凉气。

    “我们,尽力了。还有四分钟,最后的时光,请与你最亲的人打一通电话吧......”

    视频之上,一行文字流溢而出:

    “纵然末日降临,也不要放弃希望.....”

    “假的,假的吧......这一定是假的。对,这不会是真的,开玩笑吧,上帝,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天照大神啊,这不是真的......”

    “仁慈的主啊,你抛弃你的信徒了吗?”

    震惊,骇然,恐怖......

    绝望的情绪在全世界范围之内蔓延。

    有人沉默,有人痛哭,有人歇斯底里,有人狂吼,有人瘫软在地.......也有人茫然。

    末日降临,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拷问。

    有人茫然望天,一时失神,自己十多年寒窗苦读,背井离乡打工,忍受着社会的种种鞭打......到此时,还有什么意义?

    这用尽一生才买的四面墙,葬的下自己吗?

    蔓延整个世界的绝望气息之下,已经没人去追究为什么到了最后四分钟才会有人让他们知晓。

    所有人都拨通了最亲近的人的电话,哭着,笑着,绝望着,后悔着。

    但也有人死死的盯着好似直播一般的视频,突然,一声实质般的音波,不知以何为口舌,瞬间响彻天地:

    “王权剑!!”

    这一道声音似全然无视了空气传播,无所不至,无所不达,漠然冷厉之下,蕴含着一道冷凝如冰的杀意!

    “王权剑?”

    沉浸在绝望氛围之中的无数人错愕,继而一道灿若朝阳的剑光,自无数视频之中喷薄而出。

    撕裂黑暗,似照亮了天地!

    这一道剑光,是如此之熟悉,如此之神圣,在无数人的眼中,直好似开天辟地之时的第一缕光辉。

    撕裂了黑暗,也斩破了绝望,带来了曙光。

    ......

    呼呼~~~

    太平洋上海浪呼啸,似无穷尽般的拔高。

    三万米高空之上,安奇生横掠而过,感受着冲天而起的咸湿之气,心头紧迫感一波更高过一波的拍击着。

    嗡~

    这时,他的眸光一动,于那弥漫虚无之中的无数种‘波动’追本溯源,刹那已经看到源头。

    亮着灯光的小屋之中,安父安母坐立不安的打着电话,面上一片惶恐忐忑,安母胆小,已经流下了泪来。

    安父不住的拨打着电话,面上愁云惨淡......

    “呼!”

    安奇生眸光一凝,身形却未停,千里一掠而过。

    他心头寒意一闪而过,自长空俯冲而下,二指并起如剑,遥指重重波涛,发出一声长啸:

    “王权剑!”

    一记剑指,一声长啸。

    太平洋之上那一道道扬起千百米之高的海浪已然被无形气劲洞穿拍碎,千万吨海水混杂着无数鱼虾重重拍击在海面之上。

    声势浩大。

    遥隔不知几千里,刚吐出腥风一口,吹散诸多战斗机的拉塞尔只觉一道璀璨如烈日爆炸般的剑光瞬间充斥了入目所及的一切。

    继而,剧痛如潮水一般彻底引爆了他心头压抑许久的无尽癫狂!

    无间之苦,

    梦魇之辱,

    心中癫狂,

    在此刻,轰然爆发了:

    “短命种!!!”

    轰隆隆!

    如同一枚枚核弹于太平洋中爆炸,惊涛一波掀起,浩浩荡荡如同千万头凶兽向着四面八方奔腾践踏。

    无尽海水冲破云霄,撕裂大气层,一时之间,太平洋水齐齐立起,露出了其下海床!

    恐怖至极的冲击波自虚空层层荡开,蔓延不知几千几万米,横扫小半太平洋。

    更以极端凶戾之气势,冲向更为遥远的远方。

    一时之间,地动天惊!

    而这一声突入起来的动静,却让无数关注着这一幕的人,全都沸腾了。

    那惊天动地的海啸之中,一剑腾空,化作千百米长的剑龙咆哮重洋之上,横压无数道吸起万吨级海水的龙卷。

    于无数人的注目之下,一只白皙如玉的手掌,似自虚无之中突如其来,捏住了那一条璀璨至极的剑龙。

    那森寒剑意却如最为炙热的火焰,瞬间引爆了被其剑指一点而引来的无尽‘炁场’。

    顷刻之间,无尽光热迸发而出,如同大日沐浴汤谷之中,瞬间蒸发了千万吨级的海水。

    滚滚水汽一时弥漫缭绕了小半太平洋。

    缭绕云雾之上,一道人影若隐若现。

    王权剑之主?!

    王权剑真的有主?!

    这一刻,通过两大人工智能转换的视频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全都哗然了。

    异度之门降临,神剑出大玄,一剑横跨太平洋,剑光挑门悬空,乃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事情。

    而且那异度之门的降临已然大半年过去,当时没有人知道的王权剑,已经在被入梦者泄露出去之后引爆了整个网络。

    被无数人知晓。

    更有人知道,王权剑是那一方‘王权梦境’之中至高无上的门派王权道的开派祖师,‘无上大宗师’王权道人所铸之剑。

    拥有者开山,破岳,斩星的强横力量,更是那个‘梦境’之中最为传奇的神兵!

    而这一点,曾经看到过半年前那斩破大气层的一剑的人,都不会认为有所夸大。

    那一战之后,无数人猜测王权剑是否有主,剑主是谁却没有结果。

    此时见得有人握住了王权剑,对于所有人的震撼是无以复加的。

    “王权剑!王权剑啊!”

    “王权剑真的出世了!”

    “是谁,王权剑主到底是谁?”

    透过视频看到这一幕的所有入梦者,全都惊呆了。

    罗马城郊某处别墅之中的杜鲁门,更是身形一颤,险些捏碎了手中的手机,胸膛起伏。

    死死的看着视频之中急速掠过的视角。

    定格在那自狂风呼啸,气浪狂飙之间,自缥缈云雾之中如谪仙一般的青年身上:“为什么,为什么他可以.......”

    呼~

    垂流的天风吹动衣衫,安奇生毫无遮掩的面容彻底的暴露在了所有人的眼中。

    毫无隐瞒,坦坦荡荡。

    一如其剑煌煌,人亦无需隐藏!

    “安奇生?!他竟然是王权剑主?”

    “安先生,他,他,他!”

    “啊?奇奇?!他,他怎么......”

    有着卫星的捕捉,两大人工智能的转播,安奇生的容貌第一时间就暴露在所有人的眼中。

    而他,原本就是世界级知名人物。

    纵然有着异度之门降临这样的巨大事情,他于各国网络之上也是有着极大的热度,有关于他的资料更是至今都在许多大势力的案头上摆着。

    世界第一武道家,内家拳登峰造极第一人,大玄三百年第一高手。

    疑似第一个入梦者,疑似神脉成就的强者......

    全世界有关于他的讨论话题下的评论,早已超过了一亿!

    无数人震惊。

    安父安母却傻眼了一般,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们当然知道安奇生击败了穆龙城,成为了武术界的天下第一,更知晓他参与了穆峰之战。

    但飞天遁地,持剑三千米,这样的天下第一,剧烈第二怕不是要有几光年那么远了!

    这,这.....

    老两口一时呆滞,似哭似笑,根本不知道说些什么。

    呼呼~

    安奇生立于云雾之上,看着同在数万米高空之上的拉塞尔,淡漠眸光之中泛起一丝幽幽寒光:

    “拉塞尔......”

    这是安奇生第一次真正见到这头梦魇九头蛇的后裔。

    永恒血脉,天生的祝士,长生种,有着异度之门,三心蓝灵童这样强大血脉巫术的邪异存在。

    其气息森寒如汪洋,纵然经过几次削弱,本身又燃烧了血脉,仍旧远远超越了僵尸王诸殇这头新生的皇天十戾。

    这是一头道一图评价为三星级的怪物。

    “短命种!”

    但两者之间冤仇何其之深,那拉塞尔怒吼挣扎,摇曳身躯,甩动那如山岳一般巨大的异度之门,重重的轰击向安奇生:

    “我要你死!!”

    而安奇生,也于云雾缥缈之中一臂横起,剑光如水流溢三千丈。

    遥隔不知几百几千里,向着那怒吼咆哮,已然自异度之门中探出千米蛇躯的拉塞尔。

    横斩而下:

    “且看你命有多长!”

    嗡~

    一剑斩出,分割阴阳,斩破海天!

    天地间无所不在的‘炁场’随之蜂拥而来,裹挟着千百道实质般的精气,好似千万条长龙同时咆哮而来。

    顷刻之间,太平洋隆隆震荡,无尽海水沸腾一般鼓荡其无数气泡,而那无形的波动,更自无穷遥远之处蔓延而来。

    大玄高原,喜雅山脉隆隆震动,远处,昆仑山随之晃动,三山五岳,五湖四海,欧亚大陆,南北两极。

    天穹高出,那笼罩整颗星球的大气层,都在此时轰鸣震颤不休!

    似乎整颗星辰,都在为其加持。

    “吼~~~”

    拉塞尔扬天怒吼,大半截身躯仍未出那异度之门,已然悍然迎上。

    他能够感受到这颗星球深沉的恶意,但那又如何?

    一头短命种而已!

    轰隆隆!

    惊天动地的碰撞,于太平洋之上轰然爆发!

    这一瞬间掀起的气浪几乎将整个太平洋都震上高天,那距离两人交锋数万米之下的海床更是裂开一道狰狞可怖的鸿沟。

    大股大股的火山岩浆喷薄而出,似要化太平洋为岩浆之海!

    长空之上,更是隆隆不断,如同不间断的核爆炸裂,荡起的重重气浪翻滚蔓延,威势之浩大,蔓延至整个玄星。

    甚至太空之中。

    太空之中,诸多空间站摇摇欲坠,一个个宇航员骇然失色,面色如土。

    他们之前还在担忧若世界毁灭他们将再没有回到玄星的可能,此时,却已然开始担忧自己了。

    轰隆!

    剧烈的碰撞之音似只是一声。

    但两者却已经碰撞了千百次之多,终于,一声巨大的金铁交鸣之声后,王权剑腾空而起。

    似要弹飞入太空之中。

    安奇生飞天三万米,五指箕张,握住王权剑,又是一剑斩下!

    一路追击而来,他已然凝山川地脉,星辰炁场为一身,一举一动有山河大陆加持之力,但同时,每一次碰撞。

    都将会引起玄星之上的巨大变化,包括而不限于,地震,火山喷发,海啸,台风......

    是以,必须速战速决!

    “安奇生!”

    气浪缭绕之间,拉塞尔怒吼出声。

    但这一次,他也终于叫出了安奇生的名字,而不是短命种。

    因为那无尽气浪滚滚间,他探出异度之门的数千米蛇躯之上,赫然留下了一道狰狞可怖的伤口!

    纵然那伤口在下一瞬已经完全愈合,却也让他的心头无比惊怒。

    梦魇九头蛇是何等完美的血脉,纵然他蜕了一身百炼蛇皮,但这颗星球之上也不应该有人能够伤害到他,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一条条小伤口。

    他当然能够感受着这颗星球各处的地覆天翻,伤害他,这颗星球同样付出着惨重的代价。

    但区区一颗星球,如何能够与梦魇血脉相比?

    他震怖,是因为这个名为安奇生的短命种,竟然诞生了独属于他自己的‘超凡灵机’!

    一头低等文明诞生的短命种,凭什么能够有这样的成就?!

    他怒,他恨,癫狂爆发,杀意冲天,展现出梦魇九头蛇混乱邪恶的本性,硬生生撞向了那从天而降的剑光。

    轰!

    一次碰撞之后,拉塞尔怒吼冲天,撞碎了漫天剑光,悍然而绝然的一头撞出了大气层。

    一颗颗卫星被其撞成碎片!

    就要逃之夭夭。

    却是已经感觉到了不妙,这方世界可不是幽林大界,没有丝毫超凡土壤,一举一动都有着巨大无比的束缚。

    而那安奇生却似掌握了这方星球,甚至生出了独属于他的超凡灵机!

    以他此时的状态,根本无法完整的挪移,在这一方被其彻底掌握的星球之上,

    而安奇生被其撞碎了剑光,又自横飞数千米,掌间王权剑嗡嗡鸣动,似乎也受到了巨大的损伤。

    但他却恍若未觉。

    于那拉塞尔破开大气层,欲要遁出太空之刹那,再度发出一声长啸:“王权剑!”

    嗡!

    一声长啸震动大气层。

    那拉塞尔刚刚破开大气层,心头突然一寒,猛然回首,就看到自己卡在异度之门的半截身躯之上,突然炸开了七道血洞!

    七口被染成血色,与之前那一口一般无二的‘王权剑’,轰然飞出!

    七口,王权剑?!

    七口?!

    拉塞尔蛇眸一缩,而通过卫星看到这一幕的所有入梦者,已经惊的跳了起来。

    一脸震怖,如同见了鬼。

    王权道,一共八口王权剑,竟然被他全部带了出来?!

    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

    罗马城郊,一栋别墅轰然倒塌,杜鲁门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王权道怎么会允许有人带走所有王权剑?!

    他,他到底是谁?

    “安奇生......”

    杜鲁门咀嚼着这个名字,突然身躯一震,如遭雷殛。

    他的心头,好似被梦境遮掩了许久的一缕记忆,突然解封,一个让他惊悚,骇然,震怖的名字浮现在他的心头。

    他,他,他.......

    ......

    王权剑。

    本是安奇生于久浮界一切修为神意道蕴之凝聚,非气非神,非金非铁,也是他唯一不通过宇宙置换,有求必应天平所能够带来玄星,甚至入梦大千的本命之物!

    梦中一切皆虚,唯王权剑为真!

    他用以封镇这扇异度之门的从来不是一口王权剑,而是八口王权剑!

    那拉塞尔强行穿透异度之门,却如同自己将这七口王权剑插入了他自己的身躯之中。

    对于安奇生来说,简直是意外之喜!

    咻咻咻~~

    七口王权剑破开拉塞尔的身躯,乳燕投林一般划破大气层,没入了安奇生平举的王权剑之中。

    横跨三界,如今王权剑,终于圆满!

    嗡~

    一声好似失明之人重见光明,残疾之人断肢再生的愉悦剑鸣轻轻震动。

    安奇生微微闭目。

    一股无比满足,惬意,圆满的感觉从王权剑传递到自己的身体之中,让他也不由的心中泛起一抹喜悦来。

    铮~

    安奇生面上泛起一抹微笑,刹那间,八剑合一,彻底圆满的王权剑如有灵智般随其扬起,朝天划出一剑。

    呼~

    一剑斩出,更不见丝毫锋芒,轻鸣剑音如空谷鸟鸣,小溪潺潺,珠落玉盘。

    剑光潋滟如水,更似没有丝毫寒光。

    沸腾的大气层却如同恢复了平静,映彻出山川如画,这一剑中,似乎有另一重天地在内。

    隐隐间,可见花草,可见木石,可见瀚海扁舟,可见王权神山,也可见,无数代王权剑主,王权道人!

    如同三千年王权道,皆在这一剑之间。

    若有人自太空俯瞰,就可看到,随着安奇生一剑斩出,星辰随之而动,黑夜白天自其剑光所至而分割。

    原本白日之地,此时一片漆黑,原本漆黑夜幕,此时如大日陡升!

    斗转星移,偷天换日!

    传说之中的大神通,就如此彻彻底底的暴露在所有人的心目之中。

    昼夜轮转,四时变化,似乎只在其一念之间!

    何其恐怖?

    何等霸道!

    轰!

    浩若烟海般的狂暴力量随安奇生这一剑斩下,汹涌奔腾而出!

    一剑若星辰横压!

    “什么东西?”

    拉塞尔心头寒意大作,遁逃的身形不由一滞,一抹剧痛裹挟着无尽黑暗充斥了他的双眼:

    “吼~~~”

    嗤~

    伴随着不甘怨毒咆哮,那大气之上,血光绽放!

    山般蛇头,跌落太空!

    n.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a>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章节目录

诸天大道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裴屠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裴屠狗并收藏诸天大道宗最新章节